海沧四点钟学校:关爱放学后的童年

厦门网 https://www.xmnn.cn 2018-05-29 09:03

东孚街道山边书院四点钟学校内,志愿者在辅导孩子阅读。 郑伟明 摄

在新阳书院四点钟学校,新阳卫生院的中药医师(中)给家长和学生介绍中草药及其功效。(新阳书院 供图)

  “感恩各位义工老师的付出,谢谢你们!”近日,厦门市海沧区新阳街道的新阳书院正筹备在“六一”儿童节推出四点钟学校成果展,四点钟学校负责人周婵婵忙着回访家长,收集反馈,看到家长发来的一条条感恩寄语,她颇感欣慰。

  每天下午放学之后,海沧区第二实验小学和新阳学校的20多名学生就会来到这里,度过家长下班前的时光。在书院社工辅导下完成作业后,他们还会学习绘画、音乐、手工等各种兴趣课程。“这些孩子的家长大多是外来务工的‘新厦门人’,在本地无亲无故,工作也相对繁忙,难以准时接孩子放学。四点钟学校的推出,为孩子们的安全健康成长提供了保障。”周婵婵介绍说。

  而今,海沧已经设立了29所四点钟学校。无论是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化社区,还是城郊村庄的羊肠小道旁,四点钟学校都如同一盏盏明灯,照亮孩子们放学后的童年,也照亮了他们成长的道路。

  书院载道 耕读明志

  2015年5月,厦门市开始在全市探索建设集学习教育、文体活动、群众议事和组织孵化功能于一体的社区书院,构建起资源整合、功能融合、队伍聚合和“无门槛”、惠民生的“家门口”社区教育服务体系,深受居民群众欢迎。2016年,海沧区开始开展“弘扬耕读文化,建设幸福家园”系列活动,以逐步建成的27所社区书院为中心阵地,构建起覆盖全区的耕读文化传播格局,带动群众广泛参与到弘扬耕读文化的实践当中。

  注入弘扬耕读文化的内涵后,社区书院具备了在民风教化、价值关怀方面的功能和意义,也为四点钟学校的脱胎积蓄了更丰厚的精神内涵和文化养分。

  历史悠久、文缘深厚的青礁村,是海沧最早推出四点钟学校的地方之一。海沧发起“弘扬耕读文化,建设幸福家园”系列活动后,青礁村积极响应,2016年底,陈氏家族后人将位于青礁村的族产——光裕堂的使用权捐献出来,作为青礁村民的公众大学堂,并取名为“芦塘书院”。此时,曾经负责院前社规划改造的台胞李佩珍刚刚上任青礁村村主任助理,并开始为芦塘书院的创办和建设工作出谋划策。

  在海沧的现代城市开发中,青礁村处于边缘地带,但是,工业化、城市化进展仍然深刻改变了这里的社会形态,很多村民“洗脚上岸”,以务工或经商为生,不少在周边务工的外来人员也来此租住。城市化浪潮和农村社会配套服务之间的落差,造成了许多难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小孩课后无人看管的问题。村中的青礁小学放学后,许多学生家长还在上班,而村中又没有托管机构,孩子只能自行回家。

  芦塘书院与青礁小学仅隔一条马路。李佩珍多次征求村民意见后,决定利用芦塘书院开办四点钟学校,并把招生对象基本锁定在贫困家庭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群体中。下午放学后,由学校老师集合并带领40多名学生走到书院,由青礁村网格员兼任的辅导老师对孩子们进行作业指导。

  看到村里免费为孩子们开设四点钟学校,村民的公益热情被充分调动。许多学生家长报名当“爱心妈妈”,轮流前来为孩子们放学后的安全保驾护航;青礁小学也选派教师和高年级学生作为志愿者,到书院辅导孩子们的课后学习。

  村民的支持和社会资源的注入,让四点钟学校的内涵大为拓展。在雕梁画栋的古厝中,孩子们可以感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学习家风家训和国学知识;热心村民还无偿提供了一块菜地,作为“芦塘耕读小菜圃”,让学生体验耕种劳作,待果蔬成熟后拿回家和家长分享。

  授人以渔 学以致用

  2017年,芦塘书院在四点钟学校方面的创新经验引起海沧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全区各村居的社区书院中进行推广;2017年9月,海沧区教育基金会成立,通过统筹和引领市场力量参与教育办学,也为四点钟学校的铺开建设和持续运行进一步强化了资金支持。

  值得关注的是,四点钟学校在海沧的推广,并非是芦塘书院模式的照搬,而是根据各个村居的实际情况,大力调动当地的社会资源,针对性地设计课程和教学形式。这种因地制宜的建设方式,也让海沧的四点钟学校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

  近日,厦门港引航站共青团支部策划组织的《引航小课堂》系列公开课在海沧区北附小社区“四点钟学校”正式开讲,通过站员的生动讲述和船模的展示,小朋友们不仅学习了引航工作的相关知识,也对海洋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可谓大开眼界。

  这一课程是厦门港引航站团支部与北附小书院的共建成果。引航站所处的嵩屿街道北附小社区,是海沧新兴的现代化社区,居民以年轻上班族为主,北附小书院四点钟学校的建设思路也更加灵活,不仅大力借助引航站这样的驻地单位力量推出丰富多彩的特色课程,还在教学形式方面做出创新。

  在书院中,有一个玻璃柜里装满了各式文具、篮球、水壶等儿童文体生活用品,这些都是北附小书院四点钟学校别出心裁的创新——上学存折的“换购”奖品。据书院负责人介绍,孩子们在这里上课或在阅览室借阅后,都可以在自己的“存折”中积分,根据存折中的积分额度,就可以兑换相对应的奖品。

  通过这样的激励形式和趣味化课程,北附小书院有效调动了孩子们学习的积极性,跳出应试教育被动学习的窠臼,培养了主动学习的良好习惯,这也是海沧四点钟学校的题中之义。

  据海沧区文明办负责人介绍,四点钟学校的推出,一方面是为了服务基层民众,解决他们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现实困难,更重要的则是为了让下一代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掌握有效的学习方式和技能,并形成正确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希望四点钟学校能够成为全区教育体系的有益补充,让孩子们受益终生。”

  沟通代际 力促融合

  在新阳书院,四点钟学校还承担着另一项重要的功能——促进新厦门人的代际沟通和社会融合。

  早在海沧台商投资区设立之初,新阳一带就被规划为工业区,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涌入,并与原住民密集杂居,社会治理、治安压力居高不下。为了让外来务工人员对厦门产生归属感、认同感,新阳街道转变思路、敞开胸怀,不仅在厦门首创对外来人口的“新厦门人”称谓,还在2014年建设新厦门人服务综合体和社会组织孵化基地(下称“孵化基地”),力图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社会组织的成长创造良好环境,让社会自治机制在新厦门人群体中运转起来。

  孵化基地也是海沧最早在四点钟学校方面展开探索的基层组织之一。2015年9月,孵化基地依托社工力量创办了四点钟学校,并引进社工力量进行运作,这一做法也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新阳书院四点钟学校。

  同其他地区相比,新阳四点钟学校的侧重点更倾向于促进亲子关系的和谐。据周婵婵介绍,新阳街道的人口构成比较复杂,流动性强,很难形成稳定的社会结构。其中,新厦门人家庭作为当地社会的基础单元,对社会和谐起着关键作用。

  为了促进亲子关系和谐,新阳书院四点钟学校除了在工作日推出常规课程,还利用周末推出国学班等常态化的亲子活动,并在海沧社区书院中率先引进未成年人心理辅导站,以对四点钟学校活动开展过程中发现的学生心理问题做到及时干预。

  新阳学校五年级学生张晓(化名)曾经是江西的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都在新阳务工。从老家转学过来后,内向的他仍然不敢跟妈妈说话。后来,妈妈帮他报名来到四点钟学校,并坚持在周末陪伴他参加国学班等亲子活动,母子关系渐渐融洽起来。“妈妈,我爱你!”在前不久的一场活动上,原本沉默寡言的张晓当场真情流露,让妈妈感动不已。

  为了回馈四点钟学校,张晓的妈妈也成为这里的家长志愿者。“亲子关系的和谐,不仅让新厦门人家庭更加稳定,也促进了社会自治机制的有效运转,从而提升新厦门人群体的凝聚力。”周婵婵介绍说。

  “四点钟学校的推出,不仅弥补了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之间的空白,也让基层困难家庭子女的身心健康有了保障,为海沧提升人文素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海沧区文明办负责人表示。(记者 周思明 通讯员 杨佳怡)


[责任编辑:王璐瑶 来源:福建日报] 点击查看更多[海沧人文旅游]栏目的内容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