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客行,海沧人三十三年的坚守!

厦门网 https://www.xmnn.cn 2019-04-12 16:28

 
 
我们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也要回望曾经奋斗的青春。正是那无穷的活力,给我们每一个追梦的海沧人,予以无限希望。

1978年12月,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农业“大包干”模式,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1986年,也就是在海沧设立台商投资区的三年前,煤油灯下,鳌冠村20位渔民按下鲜红手印,联手建立了海沧鳌冠第一家私营虾苗养殖场——沧海水产育苗场。
 

林得祺


林得祺是带头人,号称“鳌冠养殖第一人”。在做决定之前,哥哥一再劝他三思:投入20万元,这可是巨款,所有家当砸下去还不够,一旦赔了怎么办?创业失败了,准备拖家带口去流浪吗?

林得祺是鳌冠老渔民,数十年大风大浪生涯,让他获得了更多勇气,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他也坚信,改革开放带来的发展机遇不可错过。

林得祺又是如何发现这一机遇的呢?原来,福建省水产研究所在鼓浪屿有一个实验厂,长期向林得祺等渔民收购长毛母虾,一只3块钱。

林得祺都是在厦门西海域捕捉长毛母虾的。一只长毛母虾能卖到3块钱,对他来说,价格不菲了。然而,当他知道其中秘密时,他惊讶地发现,里面藏着一个天大的商机。
 

虾苗

他通过私下渠道打听到,一只长毛母虾一年可产60万只卵,其中四分之一,即125000只可以成为虾苗。虾苗销售的时候是以万为单位计算的,10000只虾苗可卖100元。这么算来,一只母虾的一年产值,就高达1250元。

3元到1250元,相差400多倍,林得祺失落之余,更是看到了希望。1986年,他联合邱武力、林联忠、周亚盘、陈规矩等主要成员,商量集资,在鳌冠开建了第一个虾苗养殖场,开始了创业之路。

他们去琼头等地参观取经,集美区水产局(那时的鳌冠属集美区管辖)还派技术人员陈一通现场指导。1987年,养殖厂顺利投产,第一批赚了30万元,但是,第二批亏了。亏损很大,他们自己“停业整顿”了一年。

关键时刻,福建省水产研究所技术员杨章武也过来加盟指导。“他是我师傅,指导了我10多年”,林得祺说,杨章武来了,就多了一份技术力量,增加了大家创业的信心。


创业初期,没有手机,也没有固定电话,市场开拓除了亲友团口口相传,就是靠他两条腿。

开拓完漳州、泉州、福州等省内市场后,他开始去广东、广西、浙江、上海、江苏、山东、辽宁等沿海地区找市场。按他的话说,祖国18000公里的海岸线,已跑了好几遍。

那年代,国内从事虾养殖的人不多,大家知道这个行业利润可观之后,与林得祺建立了深度的合作关系。杏林邮电局的电报,很多与林得祺有关,不是他拍过去的,就是客户拍过来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有了固定电话,随后又出现了大哥大。林得祺花了上万元买了一部,大如砖头,却是身份的象征。而且,他还买了一辆本田摩托车。
 

虾苗养殖场

让林得祺嘚瑟的是,他的名片更值钱。不少客户,就是从别人那里偷到他的名片,悄悄与他联系的。

当然,和他一起创业的人员,都享受到了创业带来的胜利果实。丰厚的利润,也让大家看到了更多前景,很多股东就脱离了沧海水产育苗厂,开始单干了。大哥大、摩托车,村里很多人都买上了。

股东解散后,沧海水产育苗场也转移给了他人,名称也改了。林得祺和林联忠再次成立了闽鳌育苗场。

林得祺说,最鼎盛的一年是在2000年,鳌冠村有200多家虾苗养殖户,年利润达到了8000万元,之前都是1000万元到3000万元之间。

林得祺得意地说,那时候,厦门高崎机场每天空运的1000件泡沫箱虾苗,就是鳌冠村提供的。
不过,2002年开始,因为养殖户过多,虾苗的价格大幅下跌,虾苗养殖业正式走向下坡路,鳌冠村也在所难免。


如果说华西村的吴仁宝是中国农村干部的杰出代表,林得祺至少也是海沧渔民创业的杰出代表。

林得祺的创业过程,不是想着一个人发家致富,而是先富带动后富,为鳌冠渔民上岸提供了另一种创业模式。

合伙人陆续退出自立门户,林得祺是鼓励大家的,尤其是在上世纪最后十年的黄金年代。村里很多虾养殖户,都是林得祺的徒弟。
 

郑正典每天都要坐着轮椅去看虾苗

郑正典就是其中一位。他是一名退伍的残疾军人,1999年,他从事虾养殖的时候,是林得祺手把手教他各种品类虾的习性及养殖技巧。
 

林得祺和郑正典,师徒俩

善良真的是有传染性。现任鳌冠社区党委书记高武跃,也是虾苗养殖户。郑正典创业初期,高武跃就为他垫资提供支持。

有了贵人相助,郑正典也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如果说,郑正典是黄金晚期的收割者,那么,新晋鳌冠社区灵惠庙慈善会理事长“70后”张文才,子承父业,是虾苗养殖业没落期的一颗新星,成为新一代虾苗养殖能手。

可惜的是,10000只虾苗价格,从200元降到目前20元左右,利润极少,对虾苗养殖户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按郑正典的话来说,一年不出产4亿只虾苗,一年的劳动就白费了。


三十三年过去了,正如起初的场名“沧海”二字,虾苗养殖业从鼎盛期到衰落期的过程,见证了海沧人爱拼争赢、敢闯敢试的英雄本色。

但是,对林得祺而言,无非是“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一场“虾”客行而已。在衰落的关头,鳌冠以林得祺、郑正典、张文才为代表的20多个虾苗养殖户,仍然坚守着,等待新的发展机遇。
 

令鳌冠人自豪的是,鳌冠绝大多数的虾养殖能手,经过厦门市海洋渔业研究所组织培训后,都拿到了技术证书。很多人已持证上岗,成为沿海诸多城市虾苗养殖的技术骨干。

可喜的是,海沧其他村居,也有人拿到了这样的证书。林汉军就是其中一位。
 

正在山东东营做技术员的林汉军

他是海沧囷瑶村人,目前在山东东营做技术员。他说,薪水是基本薪资加抽成。基本薪资一般是5000元——8000元不等,好的时候,每个月的抽成也有数万元,收益还不错。

林得祺说,这些人都是海沧的后备技术骨干,是新型农民,自己在为虾苗养殖产业发挥余热的同时,看到了新的希望。

吃水不忘挖井人,他们努力通过公益的方式回馈社会。

对鳌冠有着深厚感情的张文才,接手灵惠庙的管理之后,正在考虑如何将文化传承与公益事业相结合,造福乡里。

作为厦门第一个村级残联协会的发起人,郑正典仍在为鳌冠村残联协会费尽心血。他致力于服务残友,帮扶困难家庭,鼓励残疾大学生,为100多个残疾村民送关怀。

富及群怀、守望相助,这是海沧人骨子里特有的精神品质,也注定拧成一股绳的海沧人,在新时代的征程里,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盆友
你在海沧遇到了什么温馨故事
或者对海沧有什么印象
请你留言参与抢话费咯!

留言、线索有奖征集令

海民朋友,“今日海沧”微信公众号征集有趣的线索,有料你就来!欢迎您在后台留言提供线索,一经采用,奖励话费100元。另外,每周海沧君将精选5个精彩留言,各奖励话费20元。

以上奖励结果将在每周一的推文中进行公布,请朋友们时刻关注!

文案/编辑:彭建文
图片:彭建文
校对:暨王月
 

[责任编辑:王璐瑶 来源:今日海沧] 点击查看更多[今日海沧]栏目的内容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