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娃闹春 刮起“东北风”

厦门网 https://www.xmnn.cn 2019-01-29 14:54

孩子们投入地演奏民乐。  

一年一度的“海娃闹春”今年增加少儿专场。  

海娃民乐团将代表福建参加全国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活动。

  上周末,海沧的海娃民族乐团连开两场新年音乐会。

  在农历新年到来前,举行“海娃闹春”民乐会,海沧的娃娃们已经坚持五年了。

  在观看演出后,海沧区教育局局长田云慧在朋友圈写道:14年的坚守与探索,从零开始,打磨出一支声部完整、梯队健全的少儿民乐团,其中的艰辛与喜悦难以尽诉。

  的确,这两场民乐会的背后,有海沧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文/本报记者 佘  峥 

  通讯员 庄洋

  图/海沧区教育局

  王者归来

  获省赛一等奖第一名

  海娃民乐团再奏《东北风》  被评达到专业水准

  上周六,火热的唢呐裹挟《东北风》,在沧江剧院响起,海娃民乐团重现三个月前的荣耀——去年10月底,在福建省第六届中小学生艺术节现场展演活动中,以延奎实验小学学生为主的海娃民乐团,凭借民乐《东北风》,获得小学器乐组一等奖的第一名。四月,他们将代表福建参加第六届全国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活动,后者是目前国内最高规格的中小学生艺术比赛,也是最权威的——该活动由教育部组织。

  上周六,还有人忍不住提起三个月前的那一幕:当时,观众席里,“我方”队员只有延奎实小校长易增加,其他都是“对手”——各地市参赛团队的带队老师,不过,当海娃民乐团的“东北风”刮起后,观众席爆发出热烈掌声,易增加说,那一刻,没有比赛,只有艺术。

  之后的点评,从北京请来的艺术家说了一句:这哪像小学生业余乐队演奏,简直是专业水平!

  唢呐是最大的亮点,在民乐团,唢呐被称为“流氓”——只要它吹起,就没有乐队什么事了。不过,很多乐团只有高音唢呐,点评的导师说:这支小学民乐团除了高音唢呐,还有中低音,以及次高音唢呐,居然可以吹和声!

  独门绝技

  用画面感成就音乐

  导师团队任人唯贤 学习台湾老师合奏经验

  唢呐和声的功劳来自于海娃民乐团指挥刘江滨,他来自台湾,不仅如此,导师团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来自台湾。

  过去几十年,民乐在台湾发展如火如荼。海娃民乐团的常任指挥周如珺非常愿意把“头牌”留给台湾老师,她说,台湾老师的优势在于合奏的经验——大陆老师教乐器,绝大多数是“一对一”。但是,对于乐团来说,整个声部如何做到弓指法、速度、力度等的统一,才是最重要的。

  刘江滨还有自己的独门绝技:用画面来描绘音乐——刘老师会描绘画面来告诉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弹。

  排练《东北风》时,刘江滨就启发孩子们:“东北风的那种强劲感,就好像是你双脚踩在厚厚的雪地里,要使劲地拔出脚。”但是,很多没有见过雪的孩子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他换了一种说法:就像你双腿浸入海水里,要使劲拔出来那种感觉。

  孩子们这才恍然大悟。刘江滨解释说,画面感成就音乐。

  蝶变历程

  家门口办起音乐会

  “拼命三郎”层出不穷  几十年造出民乐沃土

  刘江滨每隔一段时间来一次海沧,每次,周如珺都要“手舞足蹈”地如影随形——她一手拿着手机拍下刘江滨的上课场景,另一手跟着他的手势比画。

  每次到海沧,周如珺都为他安排密集的排练。但是,无论前一天排练到多晚,第二天到排练现场,他都会看到精神抖擞的周如珺早已经在那里了。

  他说,我称她为“拼命三郎”。

  周如珺说,如果你知道几十年前的海沧是什么情形,如今能有这样的乐团,你就不会觉得累!

  几十年前,这位地道的海沧人要学钢琴,必须一大早从嵩屿坐船到第一码头,再从那里坐车到轮渡,下车后再坐船到鼓浪屿,这样辗转奔波,才能找到钢琴和钢琴老师。她当时不曾预料到多年后,海沧的孩子不仅能在家门口学音乐、组乐团,还可以独立演出一场高质量的音乐会。

  五年前,海沧教育局开始举办民乐的新年音乐会,而且,每年都会邀请一位民乐大咖来和孩子们合奏。今年邀请琵琶演奏家于源春,这位中央音乐学院琵琶教师和海娃演奏《阳春白雪》。每次,这些民乐大师都会在海沧留下一些“东西”——通过举办大师班,培训老师和学生。

  近几年,周如珺也不再是“光杆司令”,她的同事王美勤、黄燕红、李超加入“拼命三郎”的队伍,易增加说,我们称她们为“拼命四郎”。

  揭秘

  从幼儿园到中学

  都设有民乐基地

  让孩子的民乐学习不中断

  之所以拼命“一郎”增加到拼命“四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自2018年起,海沧建立了多个民乐基地——过去,民乐团集中在以延奎为中心的少数学校。但是,去年初,海沧教师进修附校、华中师大海沧附小、青礁小学、海沧实验幼儿园和海沧幼儿园等多所学校相继建立民乐基地,每所学校都得“玩”至少一种民乐乐器,专业老师由海娃民乐团选派,定期到基地校指导。

  林萍萍是海沧幼儿园园长,她的幼儿园是扇鼓基地,不仅孩子们学,台湾老师来幼儿园上课时,她和同事也跟着孩子们学,她说,最初的学是为了教学生,但是,很多老师也因此培养了民乐兴趣。

  这也是今年音乐会的不同之处——去年只有乐团的200多人参加演出,今年因为基地校参加,民乐会演出人数扩大到500多人,也首次分为青少年场和少儿场。

  这些民乐基地其实是有布局的,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它对应的小学和中学都是有民乐团的,刘江滨认为,这是很高明的做法:使得学民乐的孩子不会中断专业。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海沧教育均衡下的一个“棋子”——艺术教育不是集中在城区学校,而是向四周扩展。

  海沧教育局局长田云慧说,我们建立基地,其实不是为了培养音乐家,而是为了让更多孩子找到自己的兴趣,或许这个兴趣会陪伴他们一生,增加生活的情趣,让他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当然,更重要的是,通过基地和民乐团,海沧要在孩子心里种下“民乐”种子,田云慧说,这有利于培养孩子的民族自信。


[责任编辑:王璐瑶 来源:厦门日报] 点击查看更多[乐活海沧]栏目的内容

厦门网版权所有